要转载没有@您的作品,请提前问我一句。
头像来自凌疏。

啊,这句不能再戳我了

 @凝眸www 神仙画的顾帅!(没错我就是那个令人嫉妒的同桌)

背景用英文是因为我只有英文看得过去。


“ 思卿至爱,心中便生财富无限,纵帝王屈尊就我,不与换江山。”

                                 ...

【青山庄】白露

就是一点点,没完。

—————————

  白露成霜,湖中水老;鸥鸟迹掩,满山红透。万物皆非始,行至末路未叹,反倒绽得辉煌,抬眸凝望将至风刀。

  贺七正收拾东西,闲暇望望窗外。李堰给安排的房间位置极好,随意一瞥皆入画之景。他双眼一闭,赤红还印在幕帘。他想永远待在这儿——为景,为人。但千里之外是蛛丝吊着,虽相隔天涯,可自己一步行错仍是万劫不复——父亲应觉察一些事情了。

  所以,他要斩了那蛛丝。浪迹天涯,无牵无挂。

  “你又要回京城?”

  贺七一怔,回头,见那永远不可一世的人环抱...

死亡

——死亡本就是人间最后一场欢宴。


她生得美,人皆夸句罗敷,她就笑着承下。

“女为悦己者容”,可她也无甚的知己,不过爱涂抹涂抹自己罢了。

门外金戈乒乓、厮杀不绝在她耳中化作绵延千里的红妆——红花钿金步摇,柳罗裳鹅纱鞋,再把唇染上狂欢的黑红就万事大吉。

她望向铜镜,迷迷朦朦的。镜花水月都不曾录下一女子的荣华凋谢,更谈何一国兴亡。

“该来了。”她想。

她理理云鬓,施施然推门,往金銮殿前一站,是要赴一场盛大宴席。黑云压城,玄衣红枪都失了色,她是天地间唯一的光。

长枪刺向她的一瞬,她忽然忆起当年拖曳在地的裙摆和儿时不知藏到何处的胭脂。

“会有人愿意收着它们吗。”


归乡

雨还下得嚎啕。

我往原乡方向走——旧瓦咀嚼糜烂烟灰,杂草吞咽老马哀鸣,野花长进夕阳咽喉。

数墙上砖瓦,片片似当年。座座小桥河上弯,幽阶一夜青苔生,乱藤缠上春笋屋舍,青油地里深浅坑。

万事万物被盖上一层苔藓,想去抚掉看个清明,倒脏了手。于是使力往旁的石头上擦油迹,直到磨出血,覆上那青苔,才点头,才罢休。

“这不是我的仙乡,我的梦回。”

就算再如何以儿时眼光望向昔日的山峦,那花白双鬓依然在耳畔絮叨着——你早已是个异乡人。

雨啊,约莫是夕阳的啜泣——为那些难再归乡的人。


暗恋

我裹着几层厚重且已污黑的尸布,人群中湮没,随着耳机里的鼓点,在地铁光滑的扶手上敲起拍子,想着——不知多少人同我一样,披着这见不得人的玩意,行走在烈阳天下,还自以为几个体面的微笑就能藏住心底对某个人一些肮脏到近乎亵渎的想法。

见到他时,堪堪窥探,永远迈不出前进一步;见不到他时,就嘶哑经年未润的喉咒骂永不开眼的苍天,骂完又觉得自己像个笑话。

只有自己小心翼翼珍藏在尸布底下的、最贴近心脏位置的他,才是万物之灵,就像腐鼠满铺的监牢里误闯进的微阳。

“他从哪儿来,又要到哪里去呢?”

“他是否还照耀过其他像自己一般活于阴沟中的行尸走肉呢?”

“我又能否,将太阳请下来,请到身边这窄小的玻璃瓶里去呢...

再谈谈散文式人物评论写作吧。

我们写人物评论,无非是向和读者安利或者批评这个人。并且,“散文式”在我看来就是唠嗑,但要唠嗑的读者愿意看,有些地方还需注意。

首先,进行粗略介绍。

不要一开头就说这人是好是坏,自己喜欢与否,然后开始高谈阔论。毕竟,你的读者可能连这人是谁都不知道,这人做了什么也不知道,哪里有心思听你bb?如果是圈内同好互相交流写的,那这句当我没说。

在介绍时,不要把人物从出生到去世之间几十年发生的鸡毛蒜皮全部写上去。比如,我写王维从“少年意气到羞愧万分到古佛青灯”这个过程,总不会中途突然提一句“他妻子在他而立那年就去世了”然后大肆渲染,这样对我表现主题没有什么帮助。所以选取重点写。选取你觉得有用的片段,能...

【历史】唐·寻星

人物评论。你堰重操旧业系列。

不算新文,修改作品。

——————————————————————————————————

【王勃】

  初唐气象与盛唐自是不同。

  盛唐是万物兴荣的繁华浪漫,初唐则是百废俱兴的自信骄傲。后者,在王勃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

  初读《滕王阁序》时,年纪还小,那对仗华丽的骈体深深冲击着学识浅薄孩子的眼眸。

  “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虽不理解,却还牢牢记住了最喜欢的一句。如今细读,才惊叹于王勃的才华横溢——不过白发微霜...

谈谈心吧,关于写文。

刚刚买到了青罗扇子新版的《下一站,影帝》,翻了翻,因为老版看过太多遍,所以发现新版的修改还真不少。

第一,露骨的感情线又删了;第二,剧情和人物更丰满。

老版结局一直给我“没写完”的味道。新版不会,虽然那段矛盾冲突删了,但增添的情节里同样解释出方才发生的。

从中很明显看出扇爷的进步,对人物心理和环境烘托描写都上了一层楼。

于是就此来说说自己。

首先说一下写作风格。

我是一个很喜欢改文的人,不仅喜欢自己改,还喜欢请别人改。毕竟我自己水平有限,视野也有限,自然不够。

想要进步,不听从他人的建议、只是自己埋头苦写绝对不够。

而且我会有意识的去学习他人风格,进行风格模仿(当然是帮别人改文...

少女心溢出屏幕,我不去世了这次。

一片伤心画不成:

还是趁没人………………

一组毫无质量的七堰(๑•ี_เ•ี๑)

(p2p3 @堰川 点的告白,p5头像)

©堰川
Powered by LOFTER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