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穷冬木乔
要转载没有@您的作品,请提前问我一句。

很高兴遇见你。
不怎么会写小说,我的灵感是如此匮乏。
但我依然热爱写文。
爱唠嗑,时不时写点随笔。
李世民,永远的白月光。

随感子博 @卿客 希望能一起交流看法呀。

人间世

(一)生与死

  人生就像打扑克。有人手气好,抽到一手好牌;有人手气差,抽到的尽是烂牌。不巧的,张丽君抽到了最烂的一张——癌症。

  她还年轻,才二十过六,结婚不过一年,肚里还有几个月的孩子。

  但她还在笑,甚至说:“我连自己怎么死都想好了。”她说,她不要死在医院里,满身插着管子。她想回家,她想去旅行,想在旅行的途中安静地走。

  我也想过,要是我也抽到一张烂牌怎么办?

  如果我那时还年轻,那我要想方设法活下去。

  我还有梦想,还有想读的书,还有想听的演唱会...

什么造就了你?——论基因、大脑和儿时经历对人性格的塑造作用

纯论证的一篇论文吧。

如果有相同观点或者感染到你,我无比荣幸。

如果有错误望指出。

——————————————————————

  “是什么造就了你?”

  是基因?是大脑?还是儿时经历?基因真的是一个人成为罪犯的决定因素吗?儿时经历又在人的塑造上起了什么作用呢?

  詹姆斯·法隆是一名神经科学家,他曾坚信人是先天造就而非后天养成的。他发现心理变态者的大脑边缘皮质都存在相同的变异,于是总结出一种适用于凶杀犯的通用大脑模式。就在他觉得自己找到破解心理变态的基因钥匙时,他滑稽地发现,自己的脑部结构和心理变态犯罪...

Fuck Marvel.
我爱他们,爱他们的第五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残次品出广播剧啦!(残次品女孩迟了一天的尖叫)

审判

写给 @凝眸www 

致敬卡夫卡的《审判》以及奥威尔的《一九八四》


  深夜,两个男人敲开了我的家门,对我说:“你被捕了。”

  我并不奇怪,甚至可以说预料到这么一天,但为了履行公事,也为了仅存的一点好奇,我还是问了一句:“为什么?”

  他们说:“你不需要知道为什么,法官下的令,这是没有错的。”

  我突然笑了:“稍等片刻,我去换件黑衣服。”①

  “一定得是黑衣服,因为就算是这么荒谬的讲究,也称不上一个“最”字。”...


【政斯】时与玫瑰

                                 一

  “我们拥有时间,拥有全部的时间。”...


他们就是黑夜里的光啊。

 @凝眸www 神仙画的顾帅!(没错我就是那个令人嫉妒的同桌)

背景用英文是因为我只有英文看得过去。


“ 思卿至爱,心中便生财富无限,纵帝王屈尊就我,不与换江山。”

                                 ...

死亡

——死亡本就是人间最后一场欢宴。


她生得美,人皆夸句罗敷,她就笑着承下。

“女为悦己者容”,可她也无甚的知己,不过爱涂抹涂抹自己罢了。

门外金戈乒乓、厮杀不绝在她耳中化作绵延千里的红妆——红花钿金步摇,柳罗裳鹅纱鞋,再把唇染上狂欢的黑红就万事大吉。

她望向铜镜,迷迷朦朦的。镜花水月都不曾录下一女子的荣华凋谢,更谈何一国兴亡。

“该来了。”她想。

她理理云鬓,施施然推门,往金銮殿前一站,是要赴一场盛大宴席。黑云压城,玄衣红枪都失了色,她是天地间唯一的光。

长枪刺向她的一瞬,她忽然忆起当年拖曳在地的裙摆和儿时不知藏到何处的胭脂。

“会有人愿意收着它们吗。”


©堰川
Powered by LOFTER
      1/5